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从你小说网 >> 楚河记事 >> 第212章 养家糊口的能力

第212章 养家糊口的能力

连吃十几颗豆子,陈长海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盖子。

扭头又咂巴一下嘴,对大蛋说道:“对了,你还有啥做的好的,一块我尝尝。”

——这可真是一个宝藏大蛋。

大蛋也高兴。

——黄豆酱才值几个钱啊?

这年头,黄豆可比大米白面要便宜的多。更何况做酱又不需要放什么贵的东西。

至于其他还有没有……

那可太多了!

厨房两排大小坛子罐子缸呢!

大蛋挨个打开来:

“锅巴,尝尝?”

陈长海拿手捏了一块——

“酥脆,还挺有嚼头……回味有点甜还很香,挺耐吃的啊这个。”

他惊奇地打量着手里的锅巴:

“你这里头填的啥?吃着跟一般卖的零食不一样。”

大蛋实话实说:“麦麸,米糠。”

要不是他姑太挑嘴,这些材料也不至于被逼到这份上。

陈长海:……

他倒是倒卖过一批这玩意儿给养猪场。

“但这东西剌嗓子啊,都是壳儿打碎的,能吃吗?”

“能啊。”

大蛋信誓旦旦。

“先煮,煮的化了再打碎,跟别的料混合在一起……”

“我里头有大米呢!”

可不嘛,一锅大半都是糙米,就加那么两把白米。

不是粗粮,哪来的嚼头呢?

至于别的,那他肯定不能说——这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秘方。

陈长海眼神复杂,手里拿着锅巴,不知该不该咬下去。

但转瞬他又惊喜起来——

“这本钱多低呀,配刚才的黄豆,绝了!”

“大蛋啊,做多点,回头搞不好你比大丫挣的还多呢。”

大蛋也惊喜极了。

他心想,他姑挑嘴对他的磨砺和能力的提升,那可太强了!

这城里人,果然是油水吃多了,挑着最便宜的两样赞来赞去。

陈长海放下压力,又摸了一块更大的锅巴在手里慢慢的嚼,一边还期盼的看着他:

“还有吗?”

大蛋琢磨着哪样最便宜,手里又掀开一个罐子——

“腌翠李。”

不是用糖腌的,而是用辣椒面儿和米粉等调料一起腌的。

李子的是附近的山上摘的。

由于太酸了,在树上挂着,年年都没人摘。

大蛋也不知道这玩意是咋吃,但是家里人多,看到能进嘴的不扒拉两下,他不舒服。

就干脆全搞回来了。

本来琢磨着要不要用糖腌的,谁知那段时间姑老在喝加了冰糖的凉茶,糖都是高价糖,于是就不舍得了。

相比之下,辣椒面米粉什么的,那可比这便宜的多!

甜的不行,就咸的辣的,试呗!

他可能真有天分,如今这里头摆着的这些小吃,全都是成功了的。

别说,一开始他们都不太想吃——酸李子用辣椒面配,这是什么搭配啊?

本地都只做蜜饯的。

只有姑信任他(想尝新鲜),勇敢尝试,这一下子,家里顿顿都得端一点出来。

毕竟,吃多了牙酸呢。

陈长海:……

别说吃多了牙酸,他光看一眼,再听大蛋讲一讲,都觉得牙根有点软。

但是……

“我尝尝。”

一颗李子被放进口中,先是果子的清香,随后是外头那层配料的刺激,最后牙齿咬下,又酸又清新的汁水迸溅而出,融合了外头那一层配料。

在口腔中爆发格外难以形容的滋味。

——爽!

陈长海一边吸溜着口水,一边嘱咐他这个也多备点。

大蛋点头:“正是季节,树上多着呢!”

大院里他朋友也多,回头一毛钱一筐。要不了几天就能把这片山头霍霍光。

看他如此自信,陈长海的眼神复杂起来。

此刻,他意识到一个真相——

“这厨房平时都是你来收拾啊。”

大蛋点点头,心满意足的将盖子重新盖好。

“对呀,家里跟吃的有关的,都是我来负责。”

陈长海下意识问道:“那院子里的菜园……”

“我也负责。”

大蛋轻描淡写:“只不过浇水是大家伙帮忙。”

陈长海:……

陈长海的梦碎了。

但不知为何,他竟觉得好像这也挺正常。

毕竟,财神爷是真的凶啊,想象不出来她洗手做羹汤的样子。

老实说只这么一联想,就觉得是磨刀霍霍向猪羊。

……

西侧屋房间里。

顾平偷偷从厨房过来,气压更加低沉。

“又输了……”

他嘟嘟囔囔。

弟弟顾安倒是淡定:“没事的哥,你也不是头一回了,输习惯就好。”

反正……

顾安心想,他哥不太甜的样子,如今连云宝妮都比不过了。

输给大蛋大丫,太正常了。

小轩倒是云淡风轻。

“没事,人各有所长。”

他小小的个子说着最沉稳的话,此刻颇有教育学家的感觉。

“大丫在缝纫,大蛋在厨艺。”

“你们想要进步,就要多学,多发掘自己的亮点。”

“一时的输不是输。”

云宝妮听得聚精会神,并很快赞同的点点头——

“没错,顾平,你得动起来!”

“你看我,天天给小姨端饭倒茶送零食……我现在就知道以后要干啥!”

顾平瞪大眼睛:“你也知道?!”

“当然!”

云宝妮一抬头:“以后我就给姑当保姆!”

“我就适合这个工作!”

顾平:……

哼。

他心里酸溜溜的:

“你别得意!大蛋以后还想给他姑当厨子呢!”

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想跟小姨在一起。

顾平埋头疯狂写字——

既然暂时找不到,他文化课,就一定得强!

又一次迷失在自我认知的教育学家小轩:……

——说真的,你们脑壳是不是有病病?

……

楚河一直到5:30才到家。

刘家宝都已经学完新的课程,一溜烟儿跑回家了。

好在如今天长,5:30太阳还热辣辣的,陈长海才得以盘桓至今。

见到财神爷,他当先便迎了上去。

“哎哟,楚河同志上班真辛苦了吧!来来来,我新得了两条腊肉,特香,特意给你送过来了。”

楚河也挺热情:

“真的呀!大蛋,把腊肉今晚炖了吧。”

又吩咐从屋里殷勤给他泡凉茶的宝妮:

“宝妮,快给叔叔也倒杯薄荷茶。”

想了想又嘱咐一句。

“大老爷们儿,别放糖了,他肯定不爱甜的。”

云宝妮儿立刻大声又欢快的应下了。

——不放糖的薄荷水,费的也就是墙根那里的一片叶子。

她舍得。

陈长海:……

这年头物资短缺,谁还有不吃糖的啊?

但是怎么说呢,来这儿一两个小时了,可算有杯正经的水了。

知足了。

他刚吃锅巴吃的一阵干渴,又吃李子吃的口水哗啦,然后又尝了些新东西,这会儿是真的口干舌燥啊。

但是呢,生意也谈成了。

黄豆酱三毛钱一斤,他提供罐子。

脆李子1毛5一斤。

锅巴如今是不稀罕,但是里头放了大米,还放了油和盐。

3毛5一斤。

这三样可都是下酒神器啊!

但凡往工厂那边一送,陈长海敢保证——

尝过的,下回再喝一盅的时候,就没有想不起来的!

大蛋迅速在心里算起了账。

黄豆酱三毛一斤,他这有一大缸呢,最起码能往外卖50斤。

15块到手,抛出所有成本也能挣10块。

李子一毛钱就能收一筐,一筐最起码得有二三十斤。他这里只腌了20斤,但接下来还能源源不断的做。

这20斤就能净赚三块钱了,而且还简单,洗一洗拌一拌就行,不费工夫不费钱。

至于锅巴……

这个是最费工夫的,但是用料便宜,3毛5一斤……

厨房里的一摊子,哪怕不算以后做的,就今天定了的这些,最起码也有十七八块了。

一个月好几百呢!

大蛋呼吸都粗重了。

……

这会儿他也激动极了:

“姑,陈叔叔跟我谈了笔生意,以后,我做的零嘴儿可以卖给他了,到时候钱都给姑。”

楚河点头,对他这种思想非常欣赏。

“但是零嘴儿被卖出去了,可不能影响我这边吃啊。”

“肯定不会!”

大蛋拍胸口保证:“不卖了也得让姑吃好。”

陈长海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

这年头,谁家不是可着先把钱挣到,再说进嘴的事儿啊。

这家可真不一般。

而大丫也拎着一件衬衫跑出来。

“姑,我也可以帮陈叔叔做衣服,到时候钱也给你。”

楚河点头:

“那行,你好好做,等以后手艺好了涨价。”

陈长海:……

倒也不必当着他的面就这么说吧。

但是他等了这么久,也有重要的事。

“楚河同志,那个车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来?500一辆,我先订20辆。”

楚河惊讶的看着他。

“你这么大方!”

这家伙可是在火车上一把红豆都要赚个包袱钱的,之前说550的卖价,最后也只是说试试。

如今连价都不还了?

“说吧,往外卖多少钱一辆?”

要说跟别人做生意,陈长海肯定不会说这些事。

但是楚河这家子的脑回路,他算是看清了——又挣钱,但是对钱的概念好像又跟常人不一样。

他们对于自己倒卖获利,仿佛有种自然而然的接受度,仿佛从中赚钱才是理所当然。

不像有些卖家……

再说了,这东西肯定很快风靡起来,价格藏也藏不住。

陈长海便老老实实:

“不是我亲自卖,有货了,就找人从火车上带过去。沪上和帝都,供货都是800的价。”

当然到了那里,这些东西就成了进口的。

具体什么价格就不是他能参与的,搞不好,还能卖给更多的外国人换取外汇。

陈长海这么多年能发展起来,可不是靠自己单打独斗。

……

楚河一琢磨:“行啊,材料到位,这边做好了就通知你。”

材料费当然是要跟陈长海结算的,零件都在木匠那里放着呢,要不了几天。

“那小车呢?”

楚河可没忘记自己一个人都能做的那些小玩意儿。

小车也好卖呀。

“50块钱一辆,有几辆收几辆。”

做生意,大的小的都要赚钱。

楚河满意极了——就这么一算,一个月赚几千块钱简直是轻轻松松,根本不耽误她玩和上班。

“行啊。不过我最近对红白小车不太喜欢了,我喜欢坦克——回头做一辆看看能卖吗?这个材料就要贵很多了。”

陈长海:!!!

坦克!!!

他整个人已然癫狂:

“做!做要多少我收多少,但是这个先不卖!”

等到红白小车赚了一波钱之后再卖坦克。

有了红白小车,就当然还想要坦克。

坦克也买到手,谁知道楚河同志还想不想再做个大卡车之类的呢?

都有俩了,不得再凑一个吗?

陈长海连供销社的搪瓷缸都要收集一套不同花纹的,他呀——

最懂有钱人了。

……

而此刻刚才挺起胸膛,自豪自己为家业做贡献了的大蛋已经瞠目结舌。

几个孩子们内心也扬起熊熊斗志。

——有本事的人,真的太能挣钱了。

顾平想想那天亲手组装车子的感觉,此刻也忍不住心头火热起来。

希望有一天,他也可以像姑一样,自己就能做出一辆来。

楚河也开心极了——

“有钱了赶紧给我弄些吃的啥的,把我的地窖填满!”

……

与此同时。

文娟也心满意足的从护士长那里,磨到了每天陪同负责时岁丰的护士,一起过来学习换药的工作。

毕竟,她是跟人换的工作,之前什么基础都没有。

在这边学的实在有点慢。

好不容易见着关系户积极一点,护士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只是学习而已,真要是重要的事,也不会让她动手。

病房中。

时岁丰睁开眼睛。

不一会儿,小推车的咕噜噜声音便从门边传来。

负责他的护士直接推开房门,把推车放在床边,一点点的准备着。

而她身后,原本应该学习的文娟,眼神却并没有定在护士的手上,反而兴奋地看着时岁丰……

“文娟!”

一声呵斥让她回过神来。

文娟这才不耐烦地盯着护士:

“干嘛啊?吓我一跳。”

护士脸色难看,这会儿没好气的看她一眼:

“跟你说了,拿纱布!拿纱布!”

“噢噢噢……”

文娟赶紧又在一通材料里乱翻,看得护士心中憋气。

可病房还有病人呢,病人还是位领导……

只能忍下来。

好在纱布文娟是认得的,很快翻找出来递了过去。

此刻,眼神又一次跃跃欲试地看着时岁丰。

见他已经醒过来,就甜蜜蜜的问道:

“时大哥,你还记得我吗?”

时岁丰点头:“记得。村长的女儿。”

话语里的冷淡任谁都听得清楚。

那名正在配药的护士撇撇嘴,也不指望她了。

文娟轻轻跺了跺脚:

“时大哥,你怎么这样啊?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她倒想说救命之恩呢,可那天是被楚河拉上来的……

唉。

不过,一个村儿的一起长大,也没毛病啊!

时岁丰点点头:

“抱歉,那是我记错你的年龄了——今年三十几了?”

既然是一起长大的,那年龄必定相仿。

他今年都30了。

……

配药的护士“扑哧”一声,实在憋不住了。

文娟脸上也热辣辣的。

但是她如今也锻炼出来了,此刻早已不是那个被楚河一惊吓就哭着跑开的姑娘。

并还能摆出一张嗔怪又单纯的脸色——

“时大哥,你怎么这样啊!还拿人家的年龄取笑。”

时岁丰手臂瞬间绷紧。

纱布包着的胳膊上,估计汗毛都起来了。

他心想:倒还不如装睡,反而能听到许许多多的新知识,也不是这种怪里怪气的语气。

于是接着面无表情:

“抱歉,我以为你真的跟我同龄。”

文娟:……

这臭男人!!!

脸再好,也挡不住这张毒嘴!

但是,她可是有最坚定的心态的。

此刻忍了忍,还能笑出来:

“看你说的……时大哥,我哪有那么老。你有没有发现我比以前漂亮许多?”

热情大胆,又直接。

身旁换药的护士:就……我就不存在是吧?

这一回,时岁丰真的认真看了看她。

——描的精致的眉毛,略微有些肿的大眼睛,不高不矮的鼻梁……

没了。

护士长三令五申,无论如何不能摘口罩。一旦看见就扣钱,狠狠的扣!

文娟这么问,不管时岁丰是夸她还是不夸,她都有机会把口罩摘下来,给对方展示一下自己精心打扮过的模样。

——平时怕扣钱,是因为要指着工资。

如今如果能冒着险让时岁丰记住自己……她还在乎那点工资吗?

都怪护士长,老女人!无理取闹!

又没有什么事,还非要大家把头发绑起来塞到帽子里。

明明她长发放下来的时候,又清纯又动人啊。

……

良久。

等到换药护士把时岁丰胳膊上的绷带都拆开,他这才认真回复:

“我不记得你以前什么样子,但是看现在……你长得其实挺努力的。”

长得挺努力的?

换药护士涂药的棉签一压,他手臂上便是一阵微痛。

时岁丰低头看着她,对方脸色涨红,好艰难才憋住笑意。

“不好意思啊……”

换药护士也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呵斥文娟:

“你不是来学习的吗?老缠着病人干什么?好好看着。”

文娟又气又尴尬。

被同事撞到了自己丢脸的样子,她恨不得将面前的药都掀了。

但硬是忍了下来。

好半天,口罩下的半张脸才扭曲出温柔知心的样子。

“时大哥,我懂你的意思,你是为了避嫌。”

“不过你这次受伤住院,我来当你的护士,小河知道了,不会生气吧?”

提起小河,时岁丰的眉头舒缓许多。

他看着正在给自己重新缠绷带的护士,再看看文娟,突然问道:

“我这伤口清理要用盐水还是酒精?”

“当然是酒精啊!”

文娟脱口而出。

下一刻。

刚把绷带打了个漂亮的结的护士,豁然站起!

不顾还有病人,便直接指着她的鼻子骂她:

“你都来半个月了,能不能用点心在工作上?我这里这么大一瓶碘伏,你看不到吗?!”

“碘伏的颜色,跟酒精盐水的颜色,你分不清吗?”

“你长眼睛只为了盯着病人吗?”

“你到底行不行?!”

文娟:……

她脸色阵红阵白。

再一看骂人的护士,对方也厌恶地盯着她。

时岁丰淡定收回目光。

“抱歉,看来你不是我的护士。”

……

文娟哭哭啼啼被护士推着走了。

时岁丰却忍不住想起之前的话题。

小河如果知道他受伤住院了,该不会生气吧?

毕竟小河虽然心思不细腻,但还是心疼他的。临走还让大蛋给自己准备干粮呢。

这就是那种无声的体贴,时岁丰很感动。

但下一刻,他心里又生出一抹担忧来——

万一生气了,小孩子生气,很难哄的。

这下,轮到他头痛了。

……

完全没有哄孩子的经验,时岁丰只能绞尽脑汁的想一想,最近有什么新鲜吃食?

多买一些吧!

但是这次及时救下郑教授,间接促使他们任务的完美完成,还有新成果的发明。

应该还会有奖金和补助。

以及前两天才下发的文件,他们的津贴要大幅度上涨了。

算下来,下个月工资奖金补助在一起,应该可以拿到一百多块。

算下来,是之前的两倍了。

他以后,也能养一养小河了。

终于有了养家糊口的能力,时岁丰心想,一定要把钱票都给她!

想到这里,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他又安然的吐了一口气,顺手摸过床头特意让人送来的书,认真看了起来。

工资涨了,人也要努力才行。

喜欢楚河记事请大家收藏:(www.conixs.com)楚河记事从你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楚河记事最新章节 - 楚河记事全文阅读 - 楚河记事txt下载 - 荆棘之歌的全部小说 - 楚河记事 从你小说网

猜你喜欢: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甜桃[娱乐圈]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情书六十页他很撩很宠我被我的小可爱黑成碳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合意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苗小姐减肥日记俗套的爱情故事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美人为馅漂亮的她[快穿]穿成七零炮灰媳妇[系统]女神女配拒绝当炮灰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重生之一纸婚姻[综恐]拯救行动全世界都觉得他有病溺宠之绝色毒医忧郁先生想过平静生活着迷
完本推荐: 白莲花不好当[娱乐圈]全文阅读喵相师全文阅读七宝姻缘全文阅读(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全文阅读天上掉下个媳妇儿全文阅读人小鬼大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朱门恶女全文阅读[综]走出流星街的穿越者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说好的女主全都性转了全文阅读一念起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躺赢全文阅读修罗姬全文阅读嫡狂之最强医妃全文阅读阿莞全文阅读[红楼]权臣之妻全文阅读两面派全文阅读春暖香浓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快穿之云微游记大唐验尸官逍遥侯全球降临:百倍奖励九域神皇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斗罗之最强主角吞神至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有一棵神话树全职法师之隐者永恒圣王镇世武神我每周解锁一个新职业仙箓首辅娇娘妖孽奶爸在都市玄天龙尊末日圆环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怪物被杀就会死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快穿)炮灰的人生神庭大佬重生记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九星之主白骨大圣郡马是个药罐子

楚河记事最新章节手机版 - 楚河记事全文阅读手机版 - 楚河记事txt下载手机版 - 荆棘之歌的全部小说 - 楚河记事 从你小说网移动版 - 从你小说网手机站